与孩子共同感悟荒漠中生命的坚韧不拔


2019-6-30 10:38:45 阅读: [ 8082 ]   百度一下  


初中时,最爱三毛的<撒哈拉的故事>。

那个长发飘飘,温柔笃定的女子,一身波西米亚风,一手斜体美字,只因《国家地理杂志》的撒哈拉图片,感到前世的乡愁,就毅然离开繁华台北,和爱人荷西远赴沙漠的三毛,为了寻找化石,驱车沙漠而陷入草沼 ,遭遇恶人,九死一生后还说再来......

被当地人符咒,相机被当做收魂的怪物......

哭泣的骆驼中见证当地无辜的生灵在政治纷争中去世......

那个时候,沙漠就是她书中的天地,她在其中行事特立独行,为爱破釜沉舟。

那个时候,我多么愿意做这样纯粹的女子,遇那样执着的荷西,流浪别样的海角天涯。

因此,沙漠于我,一定向往。


就如我此刻,行走在沙丘中,每一步都带着自信,每一步都随着随意。这沙丘跌跌宕宕,绵延无尽头,似蛇如龙若女人之胴体。


这沙脊棱线分明,明暗两面,如刀削泥塑若鬼使神差而成。

其实我是到过沙漠 。三年前在宁夏中卫和沙坡头的沙漠,坐着骆驼骑行数里,在越野车上狂飙十多分钟,拍了一点好看的相片,仅此而已。我甚至都不记得脚踩沙地的感觉,以至于来前着实被先生吓唬了一番,说肯定被新鞋磨脚泡,不忍直视......

可是,还好,一家四口除了他,双脚都平安无事。当我爬上第壹个沙丘的时候,我已经感到了鞋子的安全,也有了信心与孩子组成的小智队PK,他们是我们成人组上午行程的一半——5公里。



沙地时软而深陷脚踝,一个爬坡,几乎一次无氧训练,气喘不止。沙地时硬而留脚印串串,任行走的步伐做笔,留下经过的痕迹。


正因为这样的特点,因此沙地徒步的劳累相当于路面徒步的两三倍。太阳当空,我们开始担忧孩子们的水喝的够不够,防晒涂抹的咋样,沙子有没有满身满脚。我们开始在每一个整数公里的旗帜处停歇,在物资车旁吃吃喝喝。可传来的消息却是孩子们比我们快的多,基本不愿停歇,领队只能留他们中途原地多休息。

接着,为了老脸,只好一路狂奔,抢着享受拥抱他们的喜悦。

想起动身前他们奔跑向前,想起他们站在高坡上齐声冲我们喊道:老爸老娘,我们自由了。我们只能幽怨的意识到,很多时候不是孩子离不开我们,是我们舍不得他们。


大小队中午汇合午餐后,改为以家为单位继续5公里走到终点。徒步中,爸爸问儿子:沙漠少水,为啥小树灌木随处可见 ?

儿子说:表面是沙,下面是水。

? ? ?

有些地方挖几米就看见湿沙子,我昨日玩沙子挖过了......他接着补充道。

已然疲劳的下午,以家庭分组后,孩子们似乎不再关注竞争,显现着优哉游哉的状态。看到任何的灌木 ,沙漠甲虫或壁虎,都要停留驻足。


他们的观察力令人感叹,感受力更是超乎想象。

也有可能原本一直如此。只是我自己从刚开始的兴奋紧张,逐步的放松和视觉疲劳,到当下的寂寞由生,万物有灵,不知不觉,方进入到一个忘我而悠然的阶段。

阳光下,黄沙蓝天,一个铺地,一个盖天。阴云时,风起于脚下,卷沙而过,即是扬尘,又疑似云端。

固然知道,假如不是向导领路,如我这般城市化的妇女,将根本无辨东西南北。假如不是医疗后勤组尾随其后,又哪里有如此闲情雅致。


假如不是精湛的摄影组跑前跑后的捕捉,我只会举着我的电话傻拍一路,束缚其眼 ,其心。

孑孓踯躅,禹禹前行,腿脚有些木然,脑洞却盼望大开。夕阳西下,天穹笼盖,这个时候,多么希望出现那美丽奇幻的海市蜃楼......

因此,沙漠于我,一定绝美。


想起歌中所唱:越过山丘,才发现无人等待:三言两语,时不我予的哀愁,还未如愿见着不朽,就把自己先搞丢......

我们梦中的橄榄树,可还是当初的模样 ?

那份坚信 ,坚守 ,坚持,可是际遇不同就曾改变的么 ?好比理想 ,好比誓言 ,好比情与义......

我想,假如为了见识世间风景,而能不惧风沙劳顿的人,一定可以:如果为了砥砺觉知,而能自我激励自我管理的人,一定可以。

此时一粒沙 ,彼处一棵树,不管沃土与沙丘,都是它独具风采和成长的地方。我行走于此起彼伏的沙丘,觉得自己已融于其中,思绪万千又简单如一。


生活,于很多时候,令我们旁观在侧。自以为保护了自己,享受着我执的虚荣。可是更多的时候,我们发现只有深入其境后,进退同步 ,哭笑同频,甚至生死与共,甚至舍命相随,方知旅程之曼妙,生命之尽情至性。

沙漠之行,是陪伴 ,是挑战,更是一段与自己相处 ,与自然对话的进阶徒步。

因此,沙漠于我,快乐如影随形。





上一篇:  我国文化自信引领企业培育厚植唱响世界

下一篇:  有时候口吃如何办——口吃语言习惯的特殊性和特点
1.真理爱好者 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真理爱好者 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真理爱好者 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真理爱好者 或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真理爱好者 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Copyright © 2020 【www.zlahz.com】 All Rights Reserved. 真理爱好者 版权所有